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唯一中文网 >> 阴冥经 >> 第317章

立陵城,北街。

……………

王三是大合胜里的一个小伙计,这几日时时刻刻都跟着卫布善,住也是在卫府里,他的身份不同,知道的消息倒是比卫布善还多。

……………

“张掌柜是老人了,做事也尽心尽力,平时也不喜欢和人说公事以外的事。”

“金掌柜秉子不大好,不过咱在西岭村那边的地租是他帮着收,收租的同时还管着收粮,收帐的事也是他一人跑。店里管库的和帐房金先生都是金掌柜的亲戚,平素响午吃饭也一起吃。”

“吴掌柜管店里日常的事,进货发货,每月小市,均是他管着。这人为人豪迈,店里大半的伙计都和他交好,听说吴掌柜还有当侍卫的侄儿,在咱这街上也是个有名的人物。”

……………

卫布善坐在柜里,王三站在柜台一边,小声说话。

王三年纪不大,一脸模糊样,这几日在店里闲转,估计也没有几个人当他是盘菜,越是这样,打听的事情还真是不少。

……………

“各人每月的月钱多少?”

“小伙计没月钱,只到年底随意赏些,最多几百个大钱。大伙计每月三百、二百钱不等,帐房和管库先生都是拿一两。”

“这钱不多啊…………”

“是不多………”王三小声说:“这几日我到别家商号打听过,伙计们的钱比咱这多三四成,年底还是有年赏………各人说起来都不大高兴,心气都不足。”

……………

卫布善用手指敲着柜面,沉吟说:“这不消说,我看的着。”

店里上上下下确实都有点消沉,活力少,笑声也少,一个店有没有向心力,是不是奔上走,看伙计和掌柜们的模样也就知道了。

…………

卫布善想了想,吩咐说:“把三位掌柜请过来。”

王三答着应,准备往里间去,卫布善一摆手,说:“算了,还是我进去吧。”

…………

卫布善这几日就在外间柜上坐着。

几个掌柜除了在内院就是躲在里间静室,不怎出来,只有张元宝出来点拨过卫布善几句,见卫布善不多事,每日只坐着看店中情形,老张放了心,也就不怎么出来多事。

但这样的情形还是不对。

———没听说干坐就能上手的东主,卫布善不打算再等下去。

时不可待,他有的是时间,可大合胜再耽搁下去怕要倒闭了。

…………

三个掌柜正在里间坐着说话,房间不大,四张柜子上全放着帐册一类的东主西,算盘就好几把,桌子只一张,椅子倒是不少。

这是张老爷子当年算帐办事的地方,也是见人说话吩咐事的所在。

…………

见卫布善进来,三个掌柜均站了起来。

吴大抢着笑说:“东主有事吩咐,叫我们一声便是。”

卫布善笑说:“谈不上吩咐,有点事,想和三位商量。”

张元宝皱皱眉,将自己的位子让出来,伸手说:“东主坐下说。”

“嗯,谢张叔。”

不知不觉间,卫布善将称呼变了一下,语气也亲然的多。

…………

张元宝听了,脸色果然合然许多。

金二福和吴大对视一眼,眼神都有些复杂。

…………

卫布善坐下,不再客套,开门见山的说:“各位,店里伙计的月钱,最少有十年没涨了吧?”

“是有不少年没涨了。”张元宝有些讶异,想了想才答说:“自太爷身故后,大爷走的也早………我当家,生意一年不如一年,涨月钱的事中自是从不提起。”

“年底原本有分红,这几年怕也没有了?”

“嗯,都在赔本,哪还有分红这一说。”

…………

“分红是得等等………不过从管帐的先生,再到大小伙计,月钱还是涨一下吧,咱没法拔尖,不能和那几家大商号比,最少也不能亏待克扣了各位伙计。从上到下,每人均涨三成,这样也差不多和各家持平………另外,三位掌柜的劳苦,每月除了分利之外,再额外得每人十两的月钱,张叔,你看如何?”

卫布善的神情淡淡的,从容笃定,不像是说什么大事,就像是在谈一件家常小事一样。

———卫布善淡定,三个掌柜可不淡定了。

…………

张元宝先是心下一诧,接着脸上倒没有太多的表情,只眉头紧皱,似乎在思索什么。

金二福忍不住连声咳嗽,似乎没想到怎么说。

吴大则是看着各人眼色,眼珠子直转,一时半会的也没个开腔。

…………

最后还是张元宝说:“虽说有一纸文书在先,这大合胜已名属东主,只是………只是生意不顺,再凭空增加月钱,不是白白赔累了。况且这般大事,还是不要随意拿主意,这话说出来,要想圆场可是有些难………”

“张叔放心,这事我当得主,钱我出,就这样办了,不要为难。”卫布善听着张元宝的话,几句就琢磨出来味道,他知道眼前这面冷的老人倒是真的心热,话不怎么好听,内里意思倒是好的。

“唉,就照东主说的办吧。”

…………

虽说自己每月凭空多了十两的月钱,张元宝脸上倒没有什么高兴的神色,倒是叹了口气。

“这事还是张叔出去说吧,”卫布善说:“我初来乍到,又年轻,凡事还是张叔掌个总的好。”

“嗯,我去说。”

…………

说到底,涨钱是好事。

众人鱼贯而出,待店中上下人等聚齐了,张元宝将涨月钱这事说了,各人自是欢声大动。

“这事还是东主的主张,各人都谢过了。”

这一下不少人现出恍然的神情来,怪不得多少年不曾涨钱,“东主”来了几日就涨。

不论如何,这是一个大好消息。

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气,来往时走路都快了几分。不少人响午不在店中吃饭,而是选择回家去,显是要将这好消息告诉给自己家人。

…………

…………

两个时辰后。

卫布善还是一切如常,到了傍晚上门板时才打算离开。

张元宝和金二福都走了,吴大在店中转悠,看到旁人都走了,这才急急赶到卫布善身边。

…………

吴大看着似乎有话要说,又是一脸迟疑,卫布善笑说:“三掌柜有话直管说,我听着就是。”

吴大听着笑说:“原不想东主竟是这样一人,直爽豪然。”

“有事就直说,”卫布善说。

“说的是。”吴大搓了搓手,终是说:“这日东主涨了我的月钱,先得谢过大恩。”

“咱这店这么多年不曾涨钱,也是因为一直做的是赔本买卖,现在我既然当家做了东主,这事也是份内事,不必言谢。”卫布善看着吴大,缓缓说:“吴掌柜在店中人缘甚好,若心中有谢,不妨多上点心,将店中各事多管一些,这几日我看库门前洒着不少粮食,很久才有人扫,都踩坏了不少,这是小事,不过以小见大,吴掌柜要多留心。”

吴大脸上有些尬然,解释说:“这事是我的错,这几日人心惶惶的,有些乱了。”

…………

卫布善心中一动,看看吴大,问说:“怎么个人心惶惶的?”

吴大迟疑着说:“东主刚到店里,怕是还不熟悉各人的心秉,我虽年轻,当初也跟过张老太爷和大爷,若是有些话不说,怕对不起他们,也对不起东主的一番心意………”

…………

“吴掌柜有说直说就是。”卫布善说:“我虽年纪不大,勉强还分的清。”

“东主你来店里,有些人很是不满,觉得你年纪太小,生意上的事只怕一点不懂,真让你领头带着干,怕是大合胜倒闭之日不远了。是以想离间店中伙计,叫大合胜四分五裂………”

…………

卫布善听着这话,面色还是非常从容,只问说:“那到底是什么人呢?”

“东主明鉴,咱们张大柜在店里年头最久,威望也最高,只是有些烂好人,下头的人指望巴结好他,抛开大合胜自己另做………”

这个消息,果真是非常重大。

…………

原来这几个掌柜,看看生意不景气,存着卖掉“大合胜”这个招牌,重新开店,自立门户的心思。

“这几日恐怕还不太平,”吴大叹说:“东主要多加小心才是。”

…………

卫布善一脸平和,点头说:“………凡事还有个章法,也有天道人心。再者说,这大合胜就是张叔祖上的,难道还真会起什么异样心思不成?眼前的事只是暂时,这个坎不高,咱们迈的过去,大合胜就是那个大合胜。吴掌柜,今日的事,还是多谢你了。”

吴大听着卫布善的话,感觉几乎是全全无缺,而且眼前这年少东主也没有慌乱,预料中的场景一点儿也没瞧着,他自己心里反而有些慌乱,当下忙不迭点头说:“东主放心,大合胜在一天,我吴大就替东主效力一天,绝没有二心。”

…………

“吴掌柜还真是好人。”

吴大悄悄然离开后。卫布善带着王三一起往卫府走。

王三跟着走了一气,看看左右无人,才这般轻声夸赞起来。

…………

“好人?”

卫布善脸上似笑非笑,他看着自己这店中的小跟班一眼,心说果然是个小孩子。

他想了想,自己身边没有个得力的人也不行,王三这人跟着他几日,还算是靠的住,也识得字………栽培王三一下,似乎很是应该。

想了想措词,卫布善便点拨几句说:“刚刚说了半天,吴大有没有说自己怎么知道这些事没有?”

王三一征,摇头说:“好像没说。”

“他在这事里是个什么角色,也没有说吧?”

“嗯。”

“具体他们要怎么让大合胜四分五裂,说了没有?”

“也没有。”

…………

“那他是个什么好人?”

卫布善笑笑,说:“说了半天,云山雾遮,含含糊糊,如果我全听了他的,现在该怎么想?”

王三想了想,说:“似乎吴三掌柜才是吓唬咱的人。”

“对喽。”卫布善赞许的一笑,又说:“他的话,除了不尽不实,还给你什么感觉?”

“好像是张大柜和金二柜合谋要另立门户,主要是张大柜得人望,东主你压不住阵………”

“这样想就正对他的意思。”

卫布善赞了一声,接着又笑说:“这么要紧的事,他们三人定然是一起商量,怎会抛开吴大?吴大的话,处处指向老张,但实际上一句实的话没有,可见老张并不曾上他们的道,这事成不成就在两可之间………”

顿了顿,“………金二福掌握的是买粮的渠道,吴大人事上占优,老张叔呢却是老掌柜,客人们都认他,压的住阵脚,他们三人想抛开咱这大合胜另立门户,那是缺一不可,非得三人绑在一起不可。”

…………

“那吴大为什么跑来通风报信?”

王三简直如一白纸,卫布善的话如浓墨一般在他小小的心灵上上满了暗色,只是他想不明白的东主西还有很多。

“这就更简单了。”卫布善笑眯眯的,眼神却是无比凌厉。

———像他这样从街头大老骗混到万贯家财的人,其实对商道上的一些事,未必比一个从小经商的学徒精通,但如他这样的商人,最最要紧的就是对人心和阴谋的感觉和把握。

没这一套本事,绝混不了商道,也根本成不了大势的商人。

…………

“你想,”卫布善循循的说:“………说动了老张叔,他们三人一起另立商号,还有一些把握。但把握也不十足,况且还没有说动。那么这事成不成就很难说………”

“………成了,新商号吴大原本就有一份,少不得他的。不成,他提前在我这里有一个伏语,还暗中摆了老张叔和金二柜两人一道,提了自己,损了别人………事情不妥当,我一个没经验的东主,不倚仗他却又倚仗谁人去?这就叫一件事,两手准备,又红又黑,好人坏人他全都当了,真是好人心,好算计。”

王三听的大怒,腊黄脸真接成了大黑脸,气哼哼的说:“东主,咱明早就将这事儿公告出去,撵了吴大这厮滚。”

“这又何必?”卫布善笑说:“你还真是眼里容不得沙子。大合胜现今这景况,别人有点异心咋了?月钱十来年没涨,这几年赔钱,分红也没有,各家都要养活妻儿老小,谁人能没个自己的算计。”

“………王三,当东主的最要紧的是带着众人发财,说别的全是假的。这吴大有武气,会笼络人,只要安心做事,其实是把好手。”

…………

“这倒是。”王三眼中已经满是敬意,他非常敬畏的说:“东主,你可真厉害,将来大合胜在你手里,一定比当年太爷在时还赚钱。”

“哈哈,你也不学好了,别的不咋地,倒先学会讨好逢迎了。”

…………

此时天色已经黄昏。

北街之上,各家商号都上了门板,在门首处点了灯笼。

有身份的坐马车或是坐轿子回家,也有安步走回家的。

…………

路上行人不算多,毕竟离开市还有一阵子,那些外来的客商多半是一大早就离开,大客商会在开市前后赶过来,不论是贩卖毛皮骡马,或是往大同寨这些地方运粮食货物,开市前后才是最忙碌的时候。

…………

沿途也有不少人向卫布善打着招呼,毕竟大合胜在大同寨也是几十年的老商号了,卫布善身为“东主”到商号主事的消息也传遍了北街。

虽然大同寨这里有几百个大大小小的商号,可毕竟北街才三里长不到,别看那些立陵城爷们一个个深沉寡言的模样,八卦起来也不比妇道人家好什么。

…………

诓骗行走多年,少说多听,是卫布善总结出的一条准则。

一定要多听各种消息,分析利弊,一条不起眼的消息可能就是玄机。各人话虽不多,然而积少成多,大合胜的这个变化,还是在北街形成了小小的漩涡。

从卫布善身边路过的一辆马车上,就有几道目光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

坐在正中的是一个三四十岁模样的中年人,倚在车窗旁,身子在车上盘腿坐着,两轮板车非常颠簸,这人也并没有什么不舒坦的模样,两眼扫视人时,显的格外有神。

打量了卫布善一番后,这个中年人点点头,说:“看着还算是个正正的少年郎。”

车上还有两人,穿着比说话的中年人华贵的多,但脸上的表情非常恭谨,听着中年人的话,有个人答说:“东主说的是,听说这小子叫卫布善,是大当合胜新来的东主,每日在店里看着生意,不焦不燥的。老张几个老油头,竟似把这东主晾在那里。”

另一人说:“听说他们是想自己单干,我那远房侄儿金二福最起劲。”

“没有用。”被称为东主的这位中年人揉了揉脸,说:“大合胜要完了。”

…………

另外两人面面相觑。

大合胜近来生意不好,不过大同寨在内的各家生意均不好做,反而是那些小店要好些。

整个北国,大同寨有六处大寨,立陵城一处,苏州城一处,京都有一处,德新县有一处,十里城也有两处。

———从立陵城到十里城,绵延数千里的大道上均开设大型马市,立陵城就是其中一处。

近年来天时一年比一年不好,粮价猛涨,这里头当然还有人暗控,不仅是天气的事。

眼前这位东主就是其中一个,家中的商号生意均直线下跌,更多的利益被各路豪强垄断,反而是那些有资格互市的小店好过一些。而大道漫长,真正能挣大钱的其实是海运………

…………

每日都有人到大同寨买粮食,大同寨的粮又是从各地买运来的,这些买粮的难道又运回去?当然是海运出去,这一层大多商户心里都明白,只是无人说明。

至于海运铁锅一类的铁器,那才是巨利,只是出海商船管的严,寻常人不敢做这样的生意。

———眼前这东主就是张逸云,立陵城赫赫有名的大商家之一。

(张逸云一家祖上两代常驻于京都,和张元宝的太爷不曾相识。)

…………

张家每年储备的粮食过百万石,可以说立陵城和十里城两地掌握的粮食加在一起,也未必有他多,粮价上浮或下调,都在张逸云的方寸之间。

当然也不是张家一家独吞,和另外几家一联手,那就是几百万石的规模,这样的商号东主,跺跺脚整个立陵城都要抖上三抖。

…………

既然张东主说大合胜要完,另外两人也不多问,东主说完就必定完了。

…………

“东主,”其中一人请示说:“今日快天黑了,是不是在立陵城这里歇下?”

“不。”张逸云说:“往西岭村去,我在那里还要见人。”

“是,东主。”

两人都是毕恭毕敬,虽然他们是地位很高的掌柜,但在张逸云面前,永远都没有人敢驳反一个字。

而这位东主,从京都到苏州城,再又一路到立陵城,巡行了张家十几个分号,旁人早就累的不想动弹,他却没有一点疲惫和休息的打算,这种精力和自制力,当然也远非普通人能比。

…………

马车又是继续向前,天色暗下来,四下无人说话,车夫在打马赶路,距离西岭村还有十一二里,车马两边燃起了火把,车夫还是希望能早点赶到地方。

说“远房侄儿”金二福的那位叫金门达,金二福之所以想顶下商号自己做,最要紧的原因就是他能找到金门达,攀上张家的路子,买到便宜些的粮食,这样他们的新商号就可以有利润可图,不像大合胜一直在赔钱。

…………

至于金门达这头,不过是将利润稍让一小些,张家原本就有不少关系户,金门达是大掌柜,这一点小事还当得了家。

金二福可能还有别的想法。金门达也没多问,不过现在想来,既然张东主说大合胜完了,金二福再能耐,也蹦跶不了几天了。

…………

“可惜喽………”

车身一震,金门达在车上颠了一下,趁机低低发声慨然,也不知道是说刚刚看到的卫布善,还是自己那个壮志凌云的远房侄儿。

…………

卫布善一路和人打着招呼,脸上挂着少许的笑容。只是他一辈子精明,只顾着骗人骗钱,举手投足那种感觉怎么遮掩也是带了点出来,这也使得不少人对他印像深刻,觉得大合胜这小东主气度不凡。

…………

等走出北街,转入西巷,两旁的人家有不少在路旁挂着灯笼,天色虽黑,路上倒还明亮。

脚下也是铺设的青石板,走起来很舒坦,只是路边有些脏。

其实这还是整个立陵城最富裕的地方。最少两边这些灯笼,普通地方的人家可是不舍得点的。

寻常百姓人家,天黑前就吃了晚饭,天黑后点灯不会超过半个时辰,早早就上床歇息,只有读书应考的人家才会点着火烛,读书到半夜。

…………

天空挂着残月,星光也是隐约可见,已经快五月底,再过一阵子,小市便又要开了。

…………

卫布善背着手走路。

王三提着灯笼在一旁照路,其实是一水的青石板路,一条直巷,想走错也难。

走路的时候,最好想事情,卫布善就是在思索着下一步的发展。

…………

过去孤浪四方,骗天骗地的日子,如流水一般回不来了………

…………

现在这样也好,自己手头有几万银子的本钱,一个大合胜的东主名号,几十号人,起步的基础是有了。

———要紧的是,到底怎么做,从哪一步开始?

…………

粮食生意,据卫布善的了解都掌控在大势力手中,有差府层面的,也有大商号参与其中,大合胜的实力差的太远,随卫布善怎么折腾,没有几十万两银子的本钱,想也不要想这事。

除了粮食,就是茶叶,布匹。

…………

立陵城这边的茶,多半是从苏州城运过来的,产地不在手中,利之大头当然是苏州城那边的,而且运送费用很高。

布匹棉花,那是京都和苏州城的特产,立陵城这边只有少量土布,自己用都不足,更不必说卖,和茶一样,从别人产地进来的货,利润高低,完全看别人的脸色。

况且,卫布善和他的大合胜也没有到和产地争利的层次。

———说白了,规模太小,掺合不到这种事里头。

…………

去掉这几个大头,其余的货品当然也赚钱,不过,终究没有大宗买卖来钱巨。

正常的买低卖高,这是当年大合胜太爷———张老爷子的发家之路,但当年是立陵城的大同寨开市不久,大鳄们控制力不强,不少勤勉精明的商人都是在那时发达起来。

…………

以卫布善的手腕和眼光,就算在夹缝里倒腾,将来也准定不差,只是可能需要几十年的光阴。

———他忍不了,也等不了。

现在卫布善想做的,就是在夹缝里找到一个空挡,真正独专一个行当,积累起本钱来,自然也就能和大鳄们掰腕子了。

但这空档,哪怕是灵明如卫布善,这一时半会的,仍然是想不到啊………

…………

“东主,情形不对………”

王三一直提着灯笼跟着走,没有打扰卫布善的思绪,这几日每天都是一样,王三也习惯了卫布善一路无语想事的状态。

但今日,王三却是打断了卫布善,而且语气非常紧张。

…………

卫布善心思动的很快,立刻从迷糊状态中回复过来,他暗中责怪自己。

———身后一直有沙沙的脚步声,从远而近,自己怎么这么大意?

…………

西巷也不长,一里左右。

卫布善二人已经走了一半,再往前一百步,拐个十几步的弯,就是新买进不久的卫府所在,可这么一点距离,却是难走了。

…………

前头两个汉子,后头两个,四个人横排站着,把小窄巷子堵的严严实实。

…………

借着灯笼的光亮,看的出这四个人都是年纪不大,二十来岁,甚至不到二十,看着一脸络腮胡子的,没准才二十出头。

打扮是常见的南方地痞模样,穿着脏兮兮的布衣,人人均是一脸横肉,目光不善。

…………

“卫大东主,你可是大财主啊,每天大鱼大肉,身上大金衣裳,吃的饱饱的,穿的好好的,咱们兄弟却是嗑风吃土………人上人呐,可了不得,没办法,只好找你打个秋风,借几十两银子给咱兄弟们使使。”

打头说话的是一个面相最年轻的小年轻,估摸着不一定有二十,年纪很轻,脸上邪气却是最足,一开口说话,就是要银子。

…………

说完一句,那小年轻一歪嘴,笑说:“完祖,告诉东主咱们的来头。”

小年轻边上一个女子向前一步,大声说:“此路不开,钱银自来,咱们是附近山寨里的人。”

…………

王三虽然害怕,还是上前一步,怒说:“你们这不是公然劫道,报上差府,打一通板子,撵到城外去。”

…………

王三的话,只惹得众地痞一阵晒笑,先头说话的那小年轻歪着嘴,笑着上前说:“打板子是咱们的事,卫东主你只管掏钱,若是有本事叫人现在就拿了咱们,打一通皮开肉绽,那是你们的本事。”

卫布善微微一笑,右手伸到袍子里头。

…………

众地痞以为吓住了这个小财东主,看着卫布善要掏银子,脸上均现出得意笑容。

岂料卫布善掏出来的却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尺把多长,卫布善拿出来就取下铜柄,现出锋锐的尖头来。

…………

“要银子,可以。”

卫布善还是笑眯眯的,他盯着那个年轻的地痞,一字一顿的说:“人家叫你来,不过是吓唬我,动起手来,有亡有伤,后果你真想好了吗?”

…………

小年轻地痞一看匕首,脸色就变的阴沉。

这几个地痞和各方的打行恶少一样,都是生存在规则边缘的人物。打架斗殴是小事,刀头见红的事也不是没做过。

———诸如劫道勒索,坑蒙拐骗都是常有的事。

卫布善的匕首,地痞们并不怕,忧心的是卫布善那决绝的态度。

地痞是每日和人动手的人,对方是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有一拼的决心一眼就看的出来。

———眼前的卫布善,脸上神色虽是非常从容,那种骨子里的劲儿,在场的地痞都感受到了。

…………

“卫东主,不过几十两银子的事,扯什么生啊亡的。”年轻地痞阴阴一笑,上前一步,劝说:“放下刀子,有话好说。”

…………

卫布善一笑,摆弄着匕首,说:“你再上前一步,就得见红,只不知道是你的还是我的?实说实说,我从小也和武师学过几天,不是手无四两力,可以任你们欺压。”

…………

当世的大家族,的确有叫子弟习武的家风,这年头的大商家,不仅雇佣武师护院和护送货物,也教授自己家族的子弟习武。为强身、也为防身。

而在这些个地痞眼中,卫布衣就是个活生生的富家二世子,所以卫布衣这般说,显然是吃准了的。

…………

卫布善的架式也是习过一两招的。

两腿开立,下盘很沉,手中匕首握的很紧,没有颤抖和慌乱。

四个地痞都面现犹豫,不是他们胆怯,只是今天的事弄到出人命,实在是划不来,不值当。

………

…………

隔着不到二里地,在立陵城南街的一处巷子里。

金二福和吴大二人正坐在金家的偏厢房里喝酒。

…………

天黑完了。

房里点着两只火烛,往常点的菜油灯倒是没点,嫌烟火气太重。

桌上摆的白萝卜条,花生米,两人喝了三杯之后,金家娘子端了一盘煮的大烂的小鱼上来,热气缭绕,肉香味惹的在一旁玩耍的几个小孩一阵猛咽口水。

…………

吴大笑说:“嫂子也上来吃一杯酒,叫侄儿侄女们也来吃点。”

金家娘子当然不吃酒,不过倒还有心叫儿女们上来吃点鱼肉,看看金二福脸色不大好,也是赶紧推辞,带着小孩到厨房用鱼汤泡饭。

…………

吴大喝口酒,叹说:“不成想,金哥你现在过的这般节省了。”

金二福看他一眼,说:“你倒是阔气,每日大鱼大肉,可置起什么产业了?”

吴大放下筷子,笑说:“我倒是想,可这几年店里都不见起色,没有分红,我拿什么置业?我可不比金哥你,当年跟着张老太爷早,早早置下不少田产。”

…………

金二福摇头说:“是置了个山庄子不假,可这几年的年成,不提也罢。”

当初太爷———张老爷子在时,商号生意好,金二福当时是三掌柜,每年也分得百十两银子,积攒了下来,跟着太爷在西岭村沿着大海一带买了不少地,虽不能和别家那大几千亩的产业比,好歹也是挣下了良田,自家的日子也过的非常红火。

可惜好景不长,现在店里生意难做,更要命的是天时不好,田亩出产年年减少,金二福又不是心狠的人,忍不下心叫佃户卖儿卖女,这般就只能减少租金。

———这样一来买下的庄子无利可图,反要赔不少精力下去。

…………

眼下,金二福脑袋空空,他要的就是摆脱自家的困境。

“等想法子吓了东主,叫他不敢再来店里,老张那边由你去说………就当是凭空得了一万两的银助,到这般地步大合胜只好叫我们三人顶下来,实话说我手头无太多银两,我是准备将所有庄田都卖了,老张手头有不少,倒是你要早早想法子才是。”

吴大眉眼一动,笑说:“我手虽大阔,其实还是攒了些银子的。”

…………

金二福点点头,又说:“等赶走了东主,下一步我找我那老叔买粮,好歹有利可图,再下来我要多跑些地方,自己每年好歹能收一些粮食才是真的。”

吴大就知道金二福除了找张家之外,也有另外的打算,自己收粮也是条路子,只是要辛苦,而且要对付地方上的恶狼,有些事,不是捧着银子就能办好的。

只是这话不必多说,吴大看重金二福的就是能搭上张家这一条线,张家可是身家几百万两的超级巨富,银子多了,势力就大,搭上张家,日后前途自是大好。

两人说到此,话头也差不多了,金二福也不怎么吃菜,只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

吴大知道他的心思,劝解说:“老金你也不必这样,咱们虽做的事不大妥当,其实倒真没坏心。东主太年轻,只是个冤大头罢了,没个顶门立户的人,这生意怎做?更何况………”

…………

“老叔。”

吴大话没说完,有人推开房门,直接一脚踏了进来。

“吴丰来了。”

吴大眼中波光一闪,指着自己边上,笑说:“坐下来吃酒说话。”

…………

“酒不敢当,不喝了。”吴丰,也就是那个年轻的地痞。也是这一次行动的头目,脸上一脸愧然,站在门口低声说:“事没办好。”

“咋了?”吴大说:“没见着人?”

“见着人了,却不曾将事办下来。你们那个东主,年轻胆却大,不像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有一股劲儿………”

…………

说到这,金二福腾一下站起来,诧说:“你们和他动手了?”

“没有。”吴丰赶紧摇头,说:“老叔再三交代,绝不能和东主动手,他掏出刀子来要拼命,咱们就没办法,只能赶紧走了。我寻思要给老叔交代,这才赶紧奔这边来。”

“竟然如此?”

“怎么可能?”

金二福和吴大一起诧叹起来。

…………

他们这几日都是紧看着卫布善的,这位东主说是个呆子人人都知道,居然随身带着匕首,还敢拼命,连吴丰这种地痞都迫退了………

…………

“这事糟了。”

两人彼此对视着,都看出对方眼中的苦涩之意,吓不住卫布善,没有由头继续摆布下头的事。

张元宝定然更加不会和他们掺合,赶走东主,自己另起山头的打算,算是彻底完了!!

吴大心里一阵大幸,还好自己来此之前跑去和东主点过几句话,想来就算这事不成,东主面前,还有自己的一点退步余地。

…………

…………

另一边。

…………

进入立陵城境内之后不久,李府长便让陪堂王十和安岩之率领数十弓手和侍卫前来迎接,声势极其浩大,便是有心截害,那些人也不敢再现身。

冲击差府大队,这跟逆反没什么两样,只要书不饥脑子没被门挤过,就不敢这么做。

…………

李一箭等人见到宁逍自然是开心不已,更重要的是,宁逍既然召唤他们,就意味着宁逍要有大动作,这些人心下也是激动不已。

农不丰被送进了府长官邸,宁逍早就召集了医馆的老大夫,第一时间给农不丰查验是何种毒药,以便救治,只要能够救醒农不丰,事情也就成了一半了。

农李氏带着家眷守在门外,李陌一也帮不上什么忙,便先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

大寒早就收到消息,与弓手李木一道来到了府长官邸,见得李陌一手臂上又添新伤,赶忙帮忙清洗和敷药。

李陌一收拾停当,换上干布的衣裳,便躺在卧榻上………

…………

这次的负伤之痛,也使得李陌一模模糊糊记起了许久之前的某事………

…………

为什么之前每一次的穿越,都只得一白昼的时间,好似冥冥之中某个定数………

而最后一次的穿越,却仿佛时间消失了一般,至今仍如是………

李陌一翻了个身,月光撒在脸上。

…………

从结果倒推回起点。

简单来看。

结果不同,起点则不同。

也就是说。

———最后一次穿越的情形和前几次乃是有不同之处。

…………

大抵来看。

二者之间的不同之处约有两。

———其一:赵老爷子经手过古书。

其二:小腿迎面骨上的伤。

…………

最后一次穿越前,那般痛苦李陌一至今不忘。

———全身上下如同千万只蚂蚁一齐撕咬,奇经百脉寸寸炸裂开来………

…………

是因为那伤吗?

…………

回记往事,李陌一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那伤是怎么来的?

是被什么砸的来着?

好像是在一个村子………

…………

那个村庄叫什么来着?

为什么要去那个村?

好像有条河?

大全………刘大义………

…………

那个男人?

摔了一个跟头。

他手上是个…………

…………

李陌一恍然睁开了双眼,瞧了眼天上的明月,只觉今晚的一切,格外的合然…………

…………

下一刻。

邪物,腿伤,剧痛,穿越,空生。

又是为什么呢?

…………

…………

喜欢阴冥经请大家收藏:(www.v1zw.com)阴冥经唯一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阴冥经最新章节 - 阴冥经全文阅读 - 阴冥经txt下载 - 王一了的全部小说 - 阴冥经 唯一中文网

猜你喜欢: 死亡高校冥妻大红棺材铺阴山道士笔记清明村174号超级捉鬼道长鬼王传人旱魃神探单纯无罪万万岁我的姥爷是盗墓贼僵尸后裔百鬼夜行东北野仙奇闻录阴间导游阴阳鬼咒最强恐怖系统超级通灵系统诡案追凶最后一个道士进击的咸鱼少女九符鬼书创造至高驭房有术追命山海惊天咒职业惊恐师
完本推荐: 牧神记全文阅读从笑星走向巨星全文阅读武道宗师全文阅读神宠进化全文阅读吞天骨帝全文阅读大宋昏君全文阅读朝阳警事全文阅读修炼狂潮全文阅读曹贼全文阅读最强反派系统全文阅读造化之门全文阅读飞天全文阅读神级大魔头全文阅读我要做皇帝全文阅读战国赵为王全文阅读一拳之兴趣使然的怪人全文阅读魔神乐园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浴血兵锋全文阅读神级主播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末世之渊首富小村医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剑神在星际天才神医宠妃我创造了旧日之神玛法传说之惊天阴谋吾等财神势下阴冥经仙师无敌恶魔就在身边轮回乐园神魔之玥上为尊总裁校花赖上我六宫盛宠:庶女为后重生之苍莽人生数风流人物盛宠之名门婚约新白蛇问仙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我有一个世外桃源都市超级医圣鲛人泪之画地为牢永恒圣帝冥河传承

阴冥经最新章节手机版 - 阴冥经全文阅读手机版 - 阴冥经txt下载手机版 - 王一了的全部小说 - 阴冥经 唯一中文网移动版 - 唯一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