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唯一中文网 >> 阴冥经 >> 第469章 旦

走了一会儿,三人就來到了一片小树林的前面,老者指着前面说:“穿过去这片树林,就是西河了,俺就不过去了,这把岁数,去了一点用沒有,反而是累赘。”

老者的话,说得很在理,易仙就答应说:“是,那您就回去罢,回头办罢事,亲自去村里跟大家说。”

“哎!”老者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

等到老者走后,易仙便取下了背上的宝剑,将它拴在马背上,旋就和狂狼一齐往前走去。

穿过小树林之后,眼前呈现出了一条细小地河流,走近一瞧,不是澈可见底,但是非常干净了,水流声并不大,瞧着水流的走向,易仙说:“瞧得沒,这里是下游河道,怪不得鱼虾多呢。”

狂狼嘿一笑说:“沒错。”

“來罢,总管大人,今日咱俩齐钓鱼,瞧谁人钓得多,何如?”易仙和狂狼分别将马拴好之后,易仙就笑着。

“哈,钓鱼,年轻人可比不了这些啊。”狂狼一面说着,一面将一根鱼竿递于易仙。

易仙接过之后说:“那可说不定,一试就知了。”

“是了,咱可沒带鱼饵啊。”狂狼忽然一拍脑袋,懊恼说。

“沒事,不带鱼饵好,咱就地挖一些蚯蚓就是了,瞧着这地方挺潮湿,地里应有不少蚯蚓。”

易仙言罢,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树枝,朝着地上使劲扎了几下,就找到了不少蚯蚓。

二人各自拿了几条之后,就挂在鱼钩上,旋往河里一甩,就开始静地等着“鱼儿”上钩!

…………

刚过得一盏茶的工夫,“鱼儿”就上钩了。

…………

“两个,干什么的!”忽然间,从林子里,走出來一帮人,其中一领头的,对着易仙和狂狼二人就嚷上了。

易仙耳朵稍动,嘴角微一上扬,假作沒听到。

而狂狼,则是说:“眼瞎吗?沒瞧得在钓鱼?可跟尔说,莫大声叫喊,若是吓逃了鱼儿,老子将尔等全扔河里去。”

“呦!今日真是活见怪了,遇到这么俩不怕亡的。”那几人似乎沒想到狂狼竟敢这么话,一时间便围了上來。

“小子,奉劝一句,知这里是谁人的地盘吗?”

狂狼头不回地答说:“不知。”

“哼,谅便不知,听清楚了,这里是西寨的地盘!”

“西寨?”狂狼忽然站了起來,假作很诧讶地转过身问。

“哼,怎样,怕了罢!”那几人瞧得狂狼的样子,以为他害怕了。

沒料到狂狼忽然笑了一下,旋旋坐下,嘴里且说了一句:“沒听过!”

瞧得狂狼这样,易仙忍不住笑了一下。

…………

“瞧是找死!弟兄们,上!”那几个人明显觉感被狂狼戏弄了,一个皆恼嗔不已。

“嗖!”

狂狼沒有回答,就听到身后一阵破空声,旋他忽地一甩手臂,手中的鱼竿被高地挑起,旋往后一撩,鱼竿上却赫然有着一枚细小地铁钩。

听声辨位这功夫,对于狂狼來,那犹如儿戏一般。

“啊!”一声惨叫从背后传來,狂狼稍微一动鱼竿,就知铁钩已钩住了一人。

旋狂狼将鱼竿一抖,忽然弹了起來,在半空中一漂亮地转身,手中的鱼竿往上一飘,那根细小地鱼线,就忽地飞了过去。

那几个人哪见过这等阵势,纷各慌了手脚,方才那个被狂狼钩住的人,亦是惨,他那臂膀上已出现了巴掌大的红痕。

易仙忽然觉得手中的鱼竿开始抖动了,他哈大笑一声,旋用力一扬手臂,鱼竿腾空而起,而那根垂丝鱼线下,悬着一尾活蹦地鱼:“哈!总管可输了,某已将鱼钓上來了!”

易仙一面说着,一面将鱼放在地上,旋回头一瞧,觉得差不多了,便抽身上去,一掌拍中了一人的肩膀,且沒等那人喊叫出來,易仙就已拽着他退了回來。

“使他们皆滚罢!”易仙开口。

狂狼听到这话,便停住了手里的鱼竿,那些人见状,哪且顾得上救人,一个抱头窜逃,比兔子皆快。

被易仙擒住的这个人,身子骨很瘦弱,但长年地泼皮行径,使他的脸上不时地闪现出一丝邪气,不过他早被吓得一句话皆不敢说。

…………

狂狼走过去问:“说!老窝在哪!”

那人瞧着凶煞般地狂狼,联想起方才他那鱼竿,立时就不由地说:“顺着………顺着这河道往上游走,大概十多里地就到了西河山了,上了山就能瞧得。”

听罢之后,易仙对着狂狼点头,旋狂狼就走过去,一把将他拎了起來,令他头前带路。

而易仙,则是将马重新栓了一下,旋拿好惊鸿剑,将鱼竿什么的皆放在附近,顺便将那条鱼给扔进了河里。

大约走了十多里地之后,西河里的水就越发的清了,易仙探头一瞧,皆能瞧得水草在水下舞摆了。

…………

头前带路的那个人停住了脚步,用手朝旁边一指说:“到了,那座山就是。”

顺着他指的方向瞧过去,一座并不是很高的山就在左前方不远处。

“这里就是西河山?”易仙问了一句。

“是………二位好汉,路已带到了,就放了俺罢!”那人苦声哀求。

狂狼嘿一笑,走到他身边说:“放了,能去哪?难道回山上?”

他这么一吓唬,那个人有些犹豫了,站在原地抖嗖的,不知该怎办才好。

…………

“好汉,俺不是真心想当山贼,可是沒法子啊,是被他们擒來的,不给他们干活,他们就斩。”

这话,不知是真或假,反狂狼听在耳朵里,丝毫不为所动。

“行了,不管什么目的。这点银子,拿着,去旁的地方寻个活计罢。”易仙说着,从袖口中摸出两个银锭子,递了过去。

那人瞧得这一幕,且以为他是在做梦,瞪着大眼睛瞧着易仙。

易仙稍笑,旋一拍他的肩膀,将银子塞进他的手里,旋就朝着西山走去。

…………

狂狼回头瞧了他一眼,旋说:“快走罢,不然一会儿就來不及了。”

罢,狂狼便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等到易仙和狂狼的身影皆消失了以后,那个人忽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眼含泪地朝着前面,磕了几个响头。

…………

易仙和狂狼二人走到山脚下之后,就开始四处寻觅。

“公子,这似是沒路啊。”狂狼左右走了一圈,皱着眉头。

易仙抬头观瞧,旋笑着说:“估计是座野山,平时沒人上來,估计就沒修路。”

“那咱就这么上去?”狂狼瞧着前面泥泞地斜坡问。

“走罢,这点事,且难的倒狂大总管?”易仙一面说着,一面走了上去。

狂狼摇头,小声嘀咕说:“这干净的新衣………唉!”

二人沿着斜坡,爬了一段,觉得有些累了,便就地找了块大石头,坐下來喘口气。

“公子,这么上不行,容易迷路。”狂狼瞧着前面的一些杂草树木,不无担心。

“那怎办?”易仙问。

狂狼抬头观瞧天,旋往前一指说:“方才上山之前,瞧了一下,方向是朝南,现在咱就顺着朝南的方向往上爬,何如?”

“行!”易仙是一点不担心。

二人沿着朝南的方向,爬了一会儿,情况就有了甚大的变化。

二人的旁边,赫然有着一条小路,虽然很破,但瞧得出來,是人走出來的。

“怎样,嘿!”狂狼一面笑着,一面就沿着小路往上走。

差不多走了两盏茶的工夫之后,眼前的山势就渐地平坦了许多,站在这里,很容易就能瞧得前面有一道用木头简建的小过道,门口且站着两个人。

“一伙山贼,且弄个排场,呵的,瞧着就來气。”狂狼语气不快。

易仙微一笑说:“一应俱全。人家且是一组织呢。”

“公子,咱是怎办,直接冲进去,且是好生出言相谈?”狂狼问。

易仙琢磨了一下,旋一拍手说:“不谈了,哪那么多闲工夫跟他们谈,就这么直接冲进去,只不过,莫伤他们的命就行了。”

…………

“得了,那咱现在就走?”狂狼瞧着前面问。

“走罢!”

罢,二人便一齐现身出來,径直朝着前面走去。

守在寨门前的两个人,忽然瞧得两个陌生人出现在眼前,不禁心下一诧,其中一抬起手中的刀,急促地问说:“什么人,站住!”

易仙微放慢了脚步,旋口中顺便问说:“这里可是西寨?”

“废话!这里不是好玩的,闲人等,一律不得………”

沒等他说出至后两个字,易仙就忽然加快了脚步,一闪身就來到了那人的身前,旋一伸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

旁边一瞧得,忙挥舞着刀上來帮忙,易仙一眼不瞧,直接朝旁边一甩腿,就给他踢飞了。

“不得靠近?嘿,今日就得走近些。”易仙哈大笑一声,旋忽然用力一甩手臂,将他甩到一面,旋仰天大喊一声:“西寨的人,赶快出來!”

喊罢之后,易仙就和狂狼快步朝里面跑去。

…………

跑了一小段路,前面就是一片用古太木盖的屋群,有大有小,在山上盖房子,是必然要用古太的,否则一着火,那就麻烦了。

几个石屋里往外不停地冲出來人,瞧得易仙和狂狼,就知有人來闹事,旋不问,举刀就砍。

易仙一抽身跃到了屋子顶上,而狂狼则在下面收拾这些人。

跃到屋顶之后,易仙四下一扫,发现有一间屋子特大,而那间屋子外面聚集了很多人。

不用问,那就是西寨的首领住的。

…………

“这里!”易仙跃下來之后,往前面一指,旋施展轻身功夫,就往那间屋子跑去。

而狂狼则是腾空跃起之后,一回旋踢,将周围的人皆踢飞之后,跟了上去。

眼瞧就要冲到那间屋子前之时,忽然间,从那屋子里飞出一巨大的物体,黑乎地,易仙和狂狼根本來不及瞧清楚,忙分开朝一侧躲去。

…………

“砰!”

一声巨响,黑色物体坠落在了地上,而易仙和狂狼,已落了地。

细一瞧,差点沒将易仙给吓亡,这黑乎地物体且冒着热气,里面且滚落出一些白色火炭,俨然是一座巨大地石炉。

这炉子,少得几十斤,能这么给扔出來,可见来人气力不小。

瞧得这个景象,易仙和狂狼便收起了轻视之心,开始谨慎了起來。

“木了个熊!哪个不长眼地到老子地盘闹事!”

随着一声巨吼,那间至大的石屋里,瞬间冲出一身穿黑衣的人,此人脚步甚快,三两步就來到了距离易仙不到几丈远的地方。

…………

瞧清此人的相貌之后,二人不禁一阵唏嘘。

黑头发,黝黑地脸庞,大胡子,黑衣服。

整个人瞧起來,和方才那个石炉差不多。

“什么人?”那大汉跺脚吼。

易仙随意地问说:“阁下就是庆全罢。”

那大汉一愣,显然是沒料到对方竟知他的名字。

“个熊的,知老子的名字,且敢來撒野?”庆全旋吼。

狂狼忽然说:“庆寨主,能否拜托说话声音小一点,这里皆是西寨的人,咱就俩人,怎,且需用嗓门來壮胆?”

狂狼这么一说,庆全好似觉得被当头砸了一棒子一样,喷着吐沫星子骂说:“老子天生就这个嗓门!”

“是了,沒时间跟这废话,咱们來这里,沒旁的事,就是有两件事想请寨主帮忙。”易仙一摆手,制止了狂狼。

“忘八,皆沒说是谁,请帮个什么忙?且说了,这像是帮忙吗?伤人作甚!”庆全指着易仙身后的那些受伤的手下。

易仙回头观瞧,见这些人受得伤且真不轻,但是却不敢诉苦,且那么假作沒事地站着

“哈,这是个误会。”易仙笑然。

“行了,且使尔舒坦一会儿,说罢,是什么人。”庆全问。

“在下易仙。”

“易仙?不认识!”庆全斜着眼睛,不屑。

易仙听了,和气地说:“是的,本不认识,咱现在不照面了吗?”

“说罢,有什么事。”庆全问。

“沒大事,就两件,第一,以后就莫找风起酒楼的麻烦了。二嘛,这西河是西村里百姓讨生计的地方,尔等占了,总归是不妙罢,且归给他们罢,就这两件事。”

易仙罢,就静地瞧着庆全的反应。

庆全听罢之后,沒话,是呆地瞧了易仙好长时间,旋才忽然发出一阵狂笑。

笑罢之后,他才指着易仙说:“小子,是不脑子里进了马尿了?知是在说什么吗?”

听到庆全这句话,易仙:“庆寨主,此话何意?”

狂狼悄地攥紧了拳头,随时准备出手。

“小子,瞧样子,知是有两下子的,但是奉劝,莫來招惹咱们,今日心境好,破个例,尔俩走罢。”罢,庆全似甚大方地摆手,旋就转身准备离开。

“庆寨主!请等一下!”易仙在后面叫住了他。

“另有事?”

“说的那两件事,且沒答应呢。”易仙。

“小子!瞧是讨命!”庆全这下可忍耐不住了,左右一瞧,随手从一手下的手中夺过一根六尺铜棍,随即就冲了过來。

狂狼一瞧,忙想挡在前面,却被易仙轻地给拦住了。

…………

喜欢阴冥经请大家收藏:(www.v1zw.com)阴冥经唯一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阴冥经最新章节 - 阴冥经全文阅读 - 阴冥经txt下载 - 王一了的全部小说 - 阴冥经 唯一中文网

猜你喜欢: 鬼事儿之御灵鬼宗古董局中局与鬼厮混的日子阴阳诡探神魂之判官活人回避捉鬼由小学生开局我的初恋是女鬼阴间导游最后一个道士长夜难明我是鬼捕东北马仙都市之捉鬼天师死亡高校黄泉来客鬼宗师鬼差日常道长来了阴山道士笔记狠人狠事职业惊恐师阴阳鬼探雍王卫无敌吞鬼系统我开了家鬼租房
完本推荐: 无限仙武世界全文阅读科技衍生全文阅读三界独尊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抽奖全文阅读武煌焚天全文阅读抗日之铁血兵王全文阅读史上第一祖师爷全文阅读超级仙医全文阅读水浒逐鹿传全文阅读武帝丹神全文阅读次元论坛全文阅读符道巅峰全文阅读黑夜玩家全文阅读穿成首富儿子的同学甲[穿书]全文阅读天才小毒妃全文阅读狮子兽的征途全文阅读三界血歌全文阅读虫临暗黑全文阅读终极教官全文阅读抗日之铁血智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从重选基因开始上下杂货铺诸天最强大佬影后家的小储君清穿之四爷盗梦空间田园医妃位面领主种田养尸我快亏成麻瓜了他从地狱里来武谪仙盛世大唐美名扬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艾泽拉斯游戏纪元大佬退休之后春意闹首富小村医休了那个陈世美网游之最强传说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中世纪的猎魔人我真没想当皇帝啊太古龙象诀斗天武神我家师父撩不动男神投喂指南太子妃她命中带煞我不可能是剑神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我的小人国

阴冥经最新章节手机版 - 阴冥经全文阅读手机版 - 阴冥经txt下载手机版 - 王一了的全部小说 - 阴冥经 唯一中文网移动版 - 唯一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