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唯一中文网 >> 超感应假说 >> 第127章 杀人的是……猫?

第127章 杀人的是……猫?

我如果超过两个月没有联系你……那就是我死了……

尽管马斯理奥神父尽量保持跟往常一样闲聊似的语气,但澹台梵音油然生出一种仿若笼罩在一股巨大阴影中的不安的感觉,心脏激烈的跳动,心跳声隐约可闻。

之后,神父便真如他所说,完全失去了踪迹。

“我怎么可能真等上两个月。”澹台梵音微微的靠着沈兆墨,两人从客厅转移到书房,坐在软绵绵的羊毛毯上,沈兆墨环抱着她,手在她肩膀有一下没一下摩挲,“我找了很多地方,家、教区、中心教区办公室,能找的地方都找了,看样子真的出事了,我只能先报警,让沃尔特警司他们介入调查。”

“把视频给我看看。”

澹台梵音起身,抄起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点开桌面上一个黑漆麻糊的视频文件,女孩骨瘦如柴的脸霍然出现在画面上。

起初,沈兆墨面上波澜不惊,还有闲情逸致观察澹台梵音的表情,不过渐渐地,女孩疯狂的举动吸引住他全部的注意,夜色未深,他却感觉四下一片死寂,同时在心头吹起股阴风。

不久,视频结束,沈兆墨深深呼出一口气,像是憋了许久,足足有一分钟,他没有说一句话,眼睛仍旧盯着定格的画面,想起视频中诡异的女孩,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还以为在看恐怖片呢……”他重新去握澹台梵音的手,却发现手心冒出冷汗的不仅仅是他一个,“这是真的,还是……”

澹台梵音苦笑一声,“我也问过神父同样的问题,当前阶段无法得出结论,是真还是假都无妨,找到人是关键。”

“就凭这视频?能看出什么来……我去找萌萌他们家黑客吧,运气好的话还能找到发信源头。”沈兆墨将电脑合上,作为一名成天到晚跟血腥尸体打交道的人,连他都觉得再看下去非得得精神衰弱不可。

“就是说你回澳洲不单单是生我的气,更是为了找神父?”沈兆墨目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圈,带着一点苦恼的笑意,还有点隐藏不住的开心。

“是为了找神父,消气是附带的,话说,我一到那儿就开始忙活着找人,早把你给忘了。”

沈兆墨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半天琢磨过味来却又是哭笑不得,于是在她头发上好一顿揉搓,柔软的发丝缠绕在手指之间,让他的心也痒痒的,他掰过她的脸深情的吻上去,连同这段时间的相思一同灌入其中。

然后——他就被无情的赶了出去,理由是夜深了。

沈兆墨舔了舔嘴唇,那双眸之中散发光亮的模样,英气逼人,遗憾的是屋内的人没有瞧见。他走回车上,最后望了一眼楼上的窗户,带着难掩的喜悦,开车回家。

周一一上班,重案组的各位就被他们这位春光无限好的精英队长闪瞎了狗眼,那可是足以让万千女孩们为之倾倒的迷人笑容,就如同在绝望的黑暗中射进来的一缕光亮,又好像吹散浓浓迷雾的那一丝微风,耀眼到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夏晴充分发挥出她土匪流氓气质,贼兮兮的吹了声口哨,秦壬被他这么一闪差点撞上饮水机,只有穆恒抬头仅瞄了眼,就立刻低下头继续专心致志的编写他那首酸的叫人牙疼的情诗。

“……恒哥”秦壬战战兢兢的靠到穆恒身边,他怀疑自己崇拜的英勇神武的队长脑子坏了,“墨哥是怎么了?”

穆恒没看他,轻描淡写的说:“你看他那样儿,八成是把人给哄回来了呗,心里正美着呢。对了友情提示啊,沈兆墨禁制已破,很快就要恢复常态,你们要快点适应。”

秦壬歪了歪头,“什么是常态?”

穆恒刚打算用一种比较引人入胜方式好好给他上一课,一抬头看见宣传科几个小姑娘笑嘻嘻的走来,于是当场改变策略,示意他往外边看。

四个小姑娘说说笑笑路过重案组,下意识往屋里瞧,沈兆墨意识到她们,便转过头来,把刚才犹如春光的笑容毫不吝啬的洒在她们面前。小姑娘们先是一惊,紧接着就被这勾人的笑迷得神魂颠倒,愣生生的站在门口好半天、等到夏晴看不下去过来赶人时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瞧见了吧?”穆恒用下巴指了指,“那就是常态,咱们的沈大队长其实是很受女性欢迎的,只不过之前一直抱着对辛辰死的自责,所以多少心里有些压抑,而现在……只愿咱们办公室不要人满为患的好。”

对此,秦壬表示赞同。

平静的一天,时间过的很快,周延早早的收拾好东西,准备先去幼儿园接孩子,接着再一家三口在外面享受家庭晚餐,他越想越高兴,越想越幸福。

不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周延前脚刚要走,后脚桌子上的电话就像疯了似的响起,他接起来,放在耳边听了一会儿,夏晴明显看到他头顶上方升起一股怨气。

放下电话,周延双手撑在桌上,耷拉着脑袋,穆恒他们看着新鲜,都纷纷围过去,只听他心灰意冷的叹了口气,“我感觉,这次我家丫头得恨我一辈子……”说完,他抬起头面向众人,讲道:“六塘分局报上来的案子,犯人挟持了一家人,在屋里浇满了汽油,随时可能点火。”

沈兆墨正色起来,急忙问:“现场什么情况?犯人是谁?”

“犯人是六塘村的村民吕翔飞,他现在情绪激动,吵着闹着要见咱么这儿的领导。”

“咱们这的?”夏晴纵身一跃,直接从对面桌子那翻过来,“这案子应该归分局管啊,怎么报到咱们这里了?分局人呢?”

“都在那盯着呢,害怕他一激动点火,都守在家门口呢。”

沈兆墨沉吟一下,“老周打电话过去,告诉六塘分局随时报告情况,同时让各个狙击手选好位置,准备击毙罪犯,秦壬,你留在这儿以防有别的意外,请网侦的同志们辛苦一下,查找吵得最热闹的网站,命令他们不许火上浇油,还有,媒体那边你也盯着点。”

秦壬善于摸透对方目的的特长在应对媒体方面在合适不过,他一边哄的各大媒体高兴,一边避重就轻,将关键问题藏的彻彻底底,打太极绕着圈子耍着那帮子不怀好意的媒体就是不说实话。他面对镜头的时候,多了份超出年龄的冷静和有条不紊。

只是……孩子,这个优点怎么一遇到自己人就不管用了呢?哪怕能保留下半分的机灵,也不至于总是被夏晴暴力镇压。

沈兆墨他们动身后,秦壬在办公室里估算着时间,在他们到的同时,他立刻关闭了整个镇的网络,让那帮缺德的闲人没法制造社会混乱。

现场的已被分局的警力层层包围,接见沈兆墨他们的是正是负责吕翔飞妻女谋杀案的刑警阮浩。

几个人站在车旁,阮浩一抹头上的汗,顶着要把人烤熟的太阳,向他们介绍着情况:“吕翔飞是镇上制药厂管理车间安全的组长,今年五十五岁,十分老实的一人,有点死心眼,他的妻子和女儿在今年4月被杀害,凶手我们已经抓住了,是死者卓新、也就是吕翔飞妻子的弟弟。”

“被劫的那家是什么人?”穆恒手搭凉棚,阻挡着阳光,问道。

“那家人在镇上开了个寿衣店,本本分分的做生意,吕翔飞还是从他那儿买的画圈和寿衣呢,我们从刚才就试图跟他沟通,但他拒绝,一定要找你们才行。”

“为什么?”夏晴边问,边套上防弹背心,接过一名狙击手的枪,对了对准心。

夏晴的彪悍把阮浩看的有点愣,盯了她几秒,才说:“他一直在重复要跟破获之前的连环凶杀案的警察谈,不然就一把火跟他们同归于尽,我们只好联系你们了……这人不会是因为老婆孩子死了,精神不正常了吧?”

沈兆墨戴好通讯器,冲他们做了个手势,示意所有的人往后推,随后缓缓地接近屋子。

屋内,吕翔飞听见动静,慌张的打开窗户,却看见一个陌生的面孔,于是眉毛扬了扬,露出有些焦虑又颇有攻击性的表情:“你是谁?站那儿别动,想让他们死吗?!”

沈兆墨双手举起,语重心长的说:“我是市局重案组二队队长沈兆墨,是你要求见我们的。”

吕翔飞戒备的瞄了他一眼,“是你们破的那个什么魔法什么咒语的案子?你可别骗我!”

“是我们,你如果不信,我还可以给你讲讲细节?”沈兆墨看见吕翔飞紧绷的表情略微舒缓了些,便乘胜追击:“你为什么要挟持那家人,他们哪里对不起你了?”

吕翔飞冷笑几声,没过多久,冷笑变成大笑,笑声中包含难以言喻的凄凉与悲愤,他背过身,拽起一个满脸褶子的胖男人,那男人哆哆嗦嗦,脑袋上的汽油还往下滴答,“你问问他,来啊,说啊!说你怎么对不起我!”似乎是等这个问题等了许久,吕飞翔一度情绪失控,眼神狰狞且狂躁,又露着某种让人不安的脆弱,“我和我老伴,还有我那个马上就要读研究生的女娃,都是因为他,因为他她们才会死,我要烧死你,烧死你这畜生!”

打火机的火苗逐渐靠近,胖男人发出了犹如杀猪般的尖叫。

“他杀的她们?”穆恒疑惑的面向阮浩,“不是找到凶手了吗?”

阮浩也在纳闷,明明证据确凿,现在告诉他抓错了人……老天啊,别闹了!

“等等!”沈兆墨急忙制止,双手定在空中,形成个比较奇怪的姿势,“你还是没告诉我为什么要见我们?你让我们大老远跑来,不会是为了见证你烧死他们吧?”

沈兆墨的这个问题很显然在愤怒的吕飞翔心中又添了一把火,他忘我的吼着,“你们不是专门破解神秘案件的吗?!我让你们来,就是让你告诉我……我老婆孩子是怎么死的!”

啊……什么玩意儿?所有二组的队员心有灵犀的同时想。

“我们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新潮时髦的封号啊?你知道?”穆恒情不自禁的调侃了一句,顺便问向同样懵圈的周延。

后者立刻回给他一个不清楚的表情。他们队这段时间确实老接些奇奇怪怪的案子,其实他们自己也在闲暇时聊过,可是只要是犯罪,就一定是人做的,不是人做的也不会送来给他们,那是寺庙和道观负责,究竟是哪个缺德冒烟的胡说八道给世人带了这么大一误会。

沈兆墨迷茫的表情太过于明显,吕翔飞开始不耐烦,他觉得没有人能够帮自己,心中的痛苦永远都无法排解,于是他敲打着金属护栏,喊道:“你们不是?!你们骗我,连你们都要骗我!这是个什么世道!”

“是,我们是!”沈兆墨决定先解决眼前的困境,然后再找出起这倒霉名字的人打一顿,“但我们也是人,不是神,不能单靠你说就能猜出全貌,这样,你先放了他们,反正如果真杀了人,这里都是警察他们一个都跑不了,你不想知道真相吗?”

吕翔飞阴着脸,很显然不喜欢他这个提议,“我要先了解真相,你告诉我后我自然放人,我也会跟你们走,不然,我就点了他们给我老婆孩子偿命!”

这时,夏晴通过通讯器说:“不行,他前方有人质,从我的角度无法做到不伤害人质击毙犯人。”

穆恒挠了挠头,满脸的不情不愿,他顿了顿,抬眼看向夏晴蹲守的位置,又望着不远处僵持不下的沈兆墨和吕翔飞,只好无奈说道:“老墨,我觉得请你们家那位过来吧,他想知道的真相恐怕咱无法解答。”

既然得到要求,为了人质的安全,最好的方式就是满足他。

沈兆墨思忖了几秒,轻轻答了声:“好……”

就在这时,吕翔飞忽然没头没尾的喊出一句:“是猫!我看见了,一定是那只白色的大猫,是那东西杀了她们!”

作者的话:第114章顺利接触屏蔽,没有看的可以前去阅读了。还请喜欢此作品的朋友们记得收藏一下,感谢大家!!

喜欢超感应假说请大家收藏:(www.v1zw.com)超感应假说唯一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超感应假说最新章节 - 超感应假说全文阅读 - 超感应假说txt下载 - 八斗才雄的全部小说 - 超感应假说 唯一中文网

猜你喜欢: 阎王妻我在灵异位面充当捉鬼高人(直播)光暗之匣隐秘的真凶僵爱:僵尸王的新娘地府判官家的小娇妻探灵笔录诡谷志扃锁因鬼魅六道鬼使谋杀调查社蛊毒鬼影婆娑死亡日志亲爱的弗洛伊德你才是僵尸!我的契约鬼夫善恶无用请魅惑这个NPC死亡万花筒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嘘!那有双眼睛我的左眼能见鬼破云恐怖女主播总裁鬼夫,别宠我
完本推荐: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资本大唐全文阅读抗战之中国远征军全文阅读体坛之篮球教父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三界血歌全文阅读黑巫师朱鹏全文阅读会穿越的外交官全文阅读火影之活久见全文阅读宇宙的边缘世界全文阅读捡只猛鬼当老婆全文阅读神级剑魂系统全文阅读宠物天王全文阅读仙界科技全文阅读回到明朝当暴君全文阅读超品战兵全文阅读魔域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超神当铺全文阅读烈血狂兵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奶爸戏精战锤神座武神皇庭大明都督北宋大丈夫席爷每天都想官宣三国重生马孟起超级医生在都市大唐第一节度使小宋腾龙巧为农家女狼与兄弟洪荒之石矶九天超脑太监港片里的卧底穿越成反派怎么办史上第一驸马爷抽卡停不下来穹顶陨落九天神皇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叶安黎明之剑崇祯十五年奶爸的异界餐厅神农小医仙乡村最强小神农一品容华

超感应假说最新章节手机版 - 超感应假说全文阅读手机版 - 超感应假说txt下载手机版 - 八斗才雄的全部小说 - 超感应假说 唯一中文网移动版 - 唯一中文网手机站